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得知我从武汉回来的 村干部一早送来口罩和温度计

原标题:得知我是从武汉回来的,村干部一早送来了口罩和温度计……(健康时报网端记者 孙宝光)“我让村里给‘隔离’了,昨天村...

原标题:得知我是从武汉回来的,村干部一早送来了口罩和温度计……

(健康时报网端记者孙宝光)“我让村里给‘隔离’了,昨天村干部给我打了五六个电话,晚上11点要来我家看看……”18号从武汉乘飞机回到黑龙江省大庆市杜尔伯特县的菲菲(化名)26号向记者表示自己正在居家观察,计划好的聚会全部取消。

菲菲通过微信跟亲友交流

菲菲通过微信跟亲友交流

虽然前一晚因为被菲菲告知刚刚量过体温,一切正常后,村里的登门计划作罢,但是26日一早她就收到了村干部送来的温度计和口罩,并要求她每天早上量体温上报,不让出屋,也不让别人进来。

村里送来的一次性口罩和温度计

村里送来的一次性口罩和温度计

记者注意到,中共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今日杜尔伯特”曾在22日发布了一篇《全县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工作会议》的新闻稿件,强调“宁可十防九空、不能万一失防”。

24日除夕当天,“今日杜尔伯特”发布《致武汉返乡医院的一封信》,信中说道“如果您是于2020年1月以后回杜尔伯特的人员,如果在回来的14天内出现发热,体温在37.3摄氏度以上,并且伴有干咳、乏力、气短,甚至呼吸困难的等症状,请及时与县疾控中心联系”。

“今日杜尔伯特”官微发布《致武汉返乡医院的一封信》

“今日杜尔伯特”官微发布《致武汉返乡医院的一封信》

菲菲表示回来8天的时间里,自己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症状,体温也在正常范围内,考虑到病毒具有潜伏期,为了自己和亲人的健康,也积极做好隔离措施,虽然一年难得回家一次,但还是取消了很多聚会,转而视频联系。

谈起父母对自己的态度,菲菲有些哭笑不得,“我妈说现在这么严重,年后不许回武汉了,什么时候过劲儿了,什么时候回去。”相对于妈妈的担忧,爸爸则一脸“嫌弃”的表示,“上那屋待着,离我们远点儿” 。菲菲的父母目前也被一并隔离,家里每天用消毒液擦拭家具、拖地,一家三口无聊的时候凑局儿打麻将。

菲菲在武汉一所幼儿园任教学园长,“离开武汉还没有这么严重,不过1月时幼儿园已经加强防护措施,家长不允许进园,都在园外接送孩子,保育老师增强消毒清理工作,增加晨检午检次数,孩子一旦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建议其回家休养。”

对于何时返回武汉工作,菲菲表示目前尚未接到通知,不过园里的老师都是外地人,近期应该都回不去,就算回去准时开学,估计父母也不会轻易将孩子送到幼儿园。

目前在杜尔伯特站的出站口处,有五六位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手持红外测温仪,对每天从四面八方回乡的人员进行出站检测。

记者在县内乘车时发现,出租车司机全部戴了口罩进行防护,很多商户也都自觉佩戴上了口罩,记者前往一家较为偏僻的药店购买口罩时,店员表示“口罩年前就断货了,具体什么时候到货不清楚。”

本文标题: 得知我从武汉回来的 村干部一早送来口罩和温度计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zhengzs.com/society/100987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