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新闻 > 新闻正文

2020年的第一天 30岁的边防军人牺牲了

古老的娘姆江曲从海拔3700多米的千年沙棘林蜿蜒而下,冰渣滚滚,流水潺潺。在娘姆江曲中游,海拔3782米的金布山巍然屹立...

古老的娘姆江曲从海拔3700多米的千年沙棘林蜿蜒而下,冰渣滚滚,流水潺潺。在娘姆江曲中游,海拔3782米的金布山巍然屹立,吉布哨所隐身其间。

2020年1月1日,元旦佳节。这一天,吉布哨所陷入无限悲痛之中:一位挚爱“她”的边防英雄走了。

欧阳叶,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7连吉布哨所哨长,因患爆发性心肌炎,医治无效,来不及拥抱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将30岁的生命定格在雪域、定格在哨位,刹那芳华,绽放凋零。

2020年的第一天,30岁的边防军人牺牲了

魂魄毅兮边关情。探寻欧阳叶的戍边足迹……

弥留之际,心心念的依旧是哨所

“医生,输完液我还得赶回哨所。”欧阳叶态度坚决。

2019年12月23日,因身体不适,欧阳哨长下山前往营部卫生所治疗,医生劝他多休息,他却宛然谢绝。治疗结束,他第一时间回归战位。

那天,见欧阳叶回来,上等兵杨海兵颇为吃惊,“哨长,你咋回来了?哨所有我们在,你就安心养病吧!”“哨所的床睡着最踏实。”欧阳叶擦擦额头汗珠,“我这病不碍事。”

在战友眼中,欧阳叶的确称得上是“硬汉”。“寒冬里,他只穿一件保暖内衣加外套,晚上睡觉只盖一床被子。”士官胡元涛回忆说。

吉布哨所官兵坚持观察执勤。张照杰摄

回归哨位,欧阳叶没有选择卧病在床,而是坚持观察执勤。病情稍有好转,他又带领战友修整哨所附近的塌方路面。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无情的病魔正加速侵蚀他的身体。

12月28日,欧阳叶再次下山治疗,和5天前一样,他执意返回哨所,不一样的是,那次回哨所的路特别漫长。在杨海兵的陪同下,俩人整整走了4个小时。

从营部出发,通往吉布哨所是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3公里的行程,训练有素的官兵平日里耗时不到1个小时,下山更快,只需30分钟。曾有2名守哨官兵比拼,下山一路狂奔,记录是8分钟。欧阳叶虽不是记录的创造者,爬坡上坎对他而言却是家常便饭。

这条路欧阳叶太熟悉了,哪里有毒蛇,哪里是绝壁,哪里容易塌方……他都烂熟于胸。

穿行密林间,寒风吹落的枯叶铺满羊肠小道,美景依旧。可那天,他的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走5分钟便要停下来休息一次。杨海兵看着心疼,劝他返回营部休息,不料欧阳叶摆手拒绝,“就是爬,也要爬回哨所。”距离哨楼约300米的地方,欧阳叶实在走不动了,倚在一棵大树下直喘粗气。战友闻讯赶来,才将他搀扶回哨所。

那是欧阳叶生命中最后一次上哨,步步艰辛。

翌日,病情加重,欧阳叶不得不下山治疗。临行前,他再三叮嘱,“一定要把观察任务完成好,把哨所建设好。”安顿好一切,欧阳哨长一步三回头离开哨所。

让杨海兵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次竟是永别。

由于病情恶化,欧阳叶被一路送至拉萨西藏军区总医院。在乘车前往山南市的途中,饱受病痛折磨的欧阳叶拨通连队指导员杨作飞的电话,“等病好了,我还要回哨所。”电话这头,杨作飞顿时湿了眼眶。

欧阳叶离世,从四川广安老家赶来的妻子蒲玉洁含悲带泪、撕心裂肺,“你怎么连一句话都不给家人留下就走了!”

弥留之际,他的心在哨所。

418条观察记录,青春融进祖国江河

“我们是祖国的眼睛,观察执勤就是战斗。”翻看欧阳叶的笔记本,这16个字格外惹眼。

哨所的战友。李国涛 摄

上哨之初,刚接触观察工作,欧阳叶十足的门外汉。“笨人就用笨办法。”欧阳叶心一横,一有时间,他就对照地图背记各个观察目标位置、人员活动情况等信息,不到一周时间,他就啃下这块“硬骨头”。“他几乎每天都在挑灯夜战。”对于欧阳叶的吃苦劲儿,前任哨长耿小强赞赏有加。

发现哨所存有老哨长宋兴元绘制的一幅简要观察目标地图,里面标注着巡逻机航线、观察对象一日生活制度等信息,欧阳叶如获至宝,经过长期的观察积累整理,他又对简要地图进行优化升级。

坚守哨位,欧阳叶机警得像是逮老鼠的猫,从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2019年10月的一天,晚上11时许,对面山头一道光一闪而过。见状,欧阳叶立即拿起夜视仪观察记录,凛冽寒风中,他一站就是1个多小时,全身冻得瑟瑟发抖,记录下详实信息。

哨所“隐身”,藏于深山老林之中。1棵碗口粗的松树挡住观察视线,松树长于哨所之上约10米高的绝壁之上,欧阳叶提议砍掉,却被战友一把拉住,“太危险,万一掉下去怎么办?”“漏掉观察信息才最危险。”欧阳叶斩钉截铁。战友拗不过,只好用绳子一头绑在欧阳叶的腰间,一头死死拉住。经过欧阳叶一番“冒险”行动,大家再也不用为视线受阻发愁。

欧阳叶对自己狠,对战友也严。有一次,战士丁通在值班期间,一时疏忽,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对面山头的直升飞机,一旁的欧阳叶赶紧拿起相机拍照取证。事后,欧阳哨长对丁通进行严厉批评,“我们身在哨所,就要24小时开启‘雷达’。”此后观察执勤,丁通再也没有犯迷糊。

自2018年1月上哨以来,欧阳叶记录的418条观察信息无一漏报错报,多次收到上级的表扬,“欧阳叶在观察哨,我是一百个放心。”连长索朗群培说。

欧阳叶(左)生前与战友进行武器操作训练。王旗红 摄

哨楼前,立着两块石头,欧阳叶在上面刻着“使命”“责任”。接过欧阳哨长的枪,苏万飞真正体会这4个字的分量。

哨所为家,道不尽战友情长

1月1日噩耗传来,守哨战友怎么都不肯相信,他们依然保留着欧阳哨长的铺位,吃饭时摆着他的碗筷。“哨长并没有离开,他只是累了,休息了……”杨海兵至今难以接受。

同样无法释怀的还有丁通,去年9月退伍的他亲切称呼欧阳叶为“欧哥”。1月3日晚,远在陕西咸阳西藏民族大学的丁通,得知欧阳叶去世的消息,彻夜未眠,他在朋友圈里@欧哥,“你不曾远去,永远在我心中……”

丁通忘不了——2018年4月,他初上哨所,猴王带着猴崽子觅食无果,见他端着土豆和香蕉,半人高的猴王突然跳出来,拦住去路,张牙舞爪,一副咬人状,惊出丁通一身冷汗,急忙大呼:“欧哥,救我!”闻声赶来的欧阳叶抄起铁锹,三两下就把猴王赶跑,成功解围。

丁通忘不了——作为北方人的他,喜欢吃面条,欧阳叶知道后,让家人从老家寄来特产“四川担担面”,并亲自为丁通下厨,一解嘴馋。在欧阳叶的指导下,不会做饭的丁通从焦糊的蒜苔炒肉,到凑合的酸辣土豆丝,再到美味的小鸡炖蘑菇,逐渐成为哨所的厨艺大咖。

丁通忘不了——去年他备战高考,欧阳叶每次回连队背物资,都会去图书室搜寻关于高考的书籍,塞进背囊。每到休息时间,欧阳叶就会督促他去学习,并帮他答疑解惑。最终,丁通以437分的优异成绩被陕西咸阳的西藏民族大学录取,在该校同届的300名西藏部队考生中,名列第一。

哨所为家,欧阳叶早已把“家”刻进心里。通往哨所的山路,雨雪天时湿滑无比。休息时间,他就带领战友找石铺路。哨所少石,他便扩大搜索范围,路铺好后,哨所附近方圆1公里的石块,都被他“一网打尽”。

去年6月,连队到哨所的索道开通,由于地势限制,“收货终端”平台距离哨楼约100米,欧阳叶便主动担负起修路任务,历时1个多星期,铲断2把铁锹,双手磨出满把血泡,终于让“雪域快递”直达哨所。

回忆欧阳叶,战友王梓鑫掩面而泣。王旗红 摄

在指导员杨作飞眼里,欧阳叶一刻也闲不下来。哨所只有一个水源点,水贵如油,只能勉强满足官兵生活所需。一到冬季枯水期,欧阳叶就会上山清污引水。

那是一条怎样的山路?一块近乎90度的石壁挡道,欧阳叶只得拉着攀登绳往上爬,石壁上长满青苔,踩在上面像抹了油似的,步步惊心。2011年,时任排长的旦增达瓦上山清理水源点,攀岩时手没有抓牢绳子,身子急剧下坠,幸亏挂在一棵直径约30厘米的松树上,才化险为夷。

“第一次上水源点归来,欧阳叶直呼‘太难了’。”耿小强回忆说,“可每次上水源点,都有他的身影……”说着说着,耿小强红了眼眶。

边关追思,魂兮归来思念长

越野车在茫茫雪野穿行,车有方向,车里的她却没有目标。

从欧阳叶去世的那一刻起,妻子蒲玉洁哭红了眼眶、哭干了泪水。离开西藏前,她要带着“丈夫”再看看雪域边防,看看他魂牵梦绕的哨所。

1月7日,从拉萨出发,一路向南。大雪初霁,雪山、冰湖、牦牛、巾幡,一路美景,蒲玉洁根本无暇欣赏,斯人已去,世界全是黑白照。此刻,她的心情比路上的雪还冷。

2014年至今,欧阳叶与蒲玉洁从相识相知相恋,到步入婚姻殿堂,俩人一共只见了7次面。休假回家,欧阳叶讲得最多的是边关趣闻,智斗偷菜猴、巡逻赶野猪、抱着被子追太阳……

对于戍边的苦,欧阳叶却只字不提。蒲玉洁不知道的是,有一次巡逻,突遇山体塌方,脸盆大小的石头从欧阳叶身旁划过,差点“光荣”。

官兵深切追悼欧阳叶。王旗红摄

2016年6月,蒲玉洁高原初体验,欧阳叶从贡嘎机场一路相伴。翻越海拔5025米的亚堆扎拉山时,蒲玉洁第一次见识了“六月飞雪”,因为高原反应严重,她甚至动过“向后转”的念头,好在欧阳叶这个“护花使者”悉心呵护,经过1天的路途颠簸,终于挨到目的地。

一路走来,蒲玉洁由“任性”转为“心疼”,一趟边防行一生边防情。

2017年底,欧阳叶中士服役期满,家里人在四川广安为其找了一份较好工作,劝他退伍返乡,可他毅然申请留队。那一次妻子蒲玉洁坚决站在他的一边,她明白丈夫。

再闯“天路”,蒲玉洁选择了坚强。越野车蜿蜒而上,几个回头弯下来,蒲玉洁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差点没吐出来,同行的团政治工作处干事王旗红送上氧气袋,她却摆手拒绝,“我是军嫂,我能行!”

边关追思,幕幕牵动神经。车缓缓驶入7连营区,当看见连队官兵整齐列队、军礼致敬时,一路坚强的蒲玉洁抱着欧阳叶的遗像泣不成声。

在欧阳叶的铺位前,妻子蒲玉洁睹物思人泣不成声。张照杰 摄

上哨,蒲玉洁脚步匆匆,始终走在队伍的前面,她不敢在途中多停留片刻,因为驻足看到的不是风景,而是欧阳叶负重攀行的身影。

“嫂子,你辛苦了!”一声“嫂子”,字字扎心。当守哨战友递上欧阳叶穿过的军装时,蒲玉洁一下子瘫坐在地,睹物思人,悲伤逆流成河。

魂兮归来思念长。在新建的索道旁,在厨房里,在哨楼上,蒲玉洁带着“欧阳叶”边走边看,嘴里喃喃自语:“欧阳叶,你看见了吗?”

哨所追思,欧阳叶妻子将泥土装进袋子,准备带回老家洒在欧阳叶的坟头。王旗红 摄

落叶静美、回归哨位。在哨楼前,蒲玉洁特意用袋子装了一抔泥土。“我要将泥土洒在欧阳叶的坟头,让他时刻闻到哨所的气息。”蒲玉洁说。

告别哨所,官兵们自发列队,高唱《祖国不会忘记》,“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我……”

“欧阳叶!”“到!到!到!”在连队,战友以点名答到的方式缅怀欧阳叶。张照杰 摄

歌声和着娘姆江曲的水声、金布山的风声,在山谷久久回荡。

作者:李国涛 罗邦杨 王美玉

来源:CNR国防时空

 

本文标题: 2020年的第一天 30岁的边防军人牺牲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zhengzs.com/mil/100462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