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新闻正文

对话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人:何时出院仍是未知

原标题:对话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人:在好转,何时出院仍是未知作为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武汉金银潭医...

原标题:对话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人:在好转,何时出院仍是未知

1月21日下午,金银潭医院门口警戒森严,鲜有人出入。新京报记者 吴娇颖 摄

1月21日下午,金银潭医院门口警戒森严,鲜有人出入。新京报记者 吴娇颖 摄

作为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陷入空前紧张气氛。

从1月14日首次去医院就诊,到1月19日送入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隔离病房,70多岁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林华(化名)已经在这里被隔离治疗3天。

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感冒,没想到最终送入隔离病房。眼下,林华病情正在好转,但何时治愈出院仍是未知数。

刚开始当普通感冒治,没见好转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不舒服?

林华:12月就有点咳嗽,身上没力。体温也高高低低,有时36.5℃,有时37℃多,没有发过高烧。时间长了身体越来越难受,受不了了,老公就硬带着我去了医院。

1月14日,我们去了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因为排队太长,我怕老公被传染,就让他先回家了。等我排到,医生给我开了肺CT,让我拍片。但交款的时候,医保报销以后还要自费148元,我没带够钱,就没拍成片子。医生给我开了两盒药,我就回家了。

新京报:医生开的什么药?

林华:一盒是头孢胶囊,一盒是磷酸奥司他韦胶囊(达菲)。头孢一天一粒,达菲早晚各一粒。

新京报:吃完有好转吗?

林华:吃了几天,病还是很重。后来我就去了另一家医院,门诊一个姓饶的年轻大夫让我做了肺部CT,看完片子他跟我说,你这个有问题,已经有感染了,让我一定去大医院看看。

1月16日,我们去了武汉协和医院呼吸科,老公去缴费的时候,我晕倒了,被医生直接送到急诊室。在那里急诊了3天,一直打点滴。后来病情越来越重,大概两天后,急诊室给我的病床围上了透明帘子,隔离起来。

1月19日,我被送到金银潭医院。

新京报:最开始有想过自己可能得了肺炎吗?

林华:没有,就以为普通感冒,医生也当感冒治的。

新京报 :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吗?

林华:从来没有,路过都没有。

新京报:身边有人感染吗?

林华:没有。

不确定何时能出院,至少隔离3周

新京报: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林华:比以前好一点了,但还是咳嗽,咳嗽的时候会很喘,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还有白色干痰。吃饭还是个大问题,没有食欲,医院每天有稀饭和很多种类的菜,但我不想吃。

新京报:现在怎么治疗?

林华:我每天都打四瓶点滴。医生没有告诉我打的什么药,我眼睛不好,看不清瓶上的字。医生每天早晚各查一次房。

医生刚刚过来跟我说,我的病情有好转,还需要看我在协和医院拍的肺CT片子,做个对比,我儿子等下送过来。但医生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只说起码要隔离3周。

新京报:家属可以探望吗?

林华:医院不让家属进来,送东西只能送到医院大门口保安那里,然后转交给我们。我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昨天老公给我送了点衣服。

新京报:你老公现在怎么样?

林华:他这两天也感觉有点乏力,但没有发热,他担心自己也感染了,昨天下午他来给我送完东西,就去了协和医院发热门诊,排到凌晨12点才做上检查,今天下午还要再去医院拿咽拭子检查结果,才知道情况。

新京报:现在金银潭医院什么情况?

林华:医院很大,我住在南三楼,我在的病房里有5张床,4个病人。同病房3个病人感觉情况也不太好。医生要求我们每个人戴口罩,不过病人和病人之间没有帘子隔开。

医生态度很好,对我轻轻的。他们全都穿了白色防护服,走路速度很快,跑来跑去,非常忙碌。看着很感人,真的很感谢他们。

新京报记者 许雯

本文标题: 对话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人:何时出院仍是未知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zhengzs.com/china/100414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